久事赛事 > 为爱发声让梦起航 ———聚焦F1赛场中的特殊车迷 > 正文
为爱发声让梦起航 ———聚焦F1赛场中的特殊车迷
2017-04-09

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声、轮胎高速擦过地面溅起的火花以及空气中偶尔弥散的燃油味道,一切都显示着又一年F1中国大奖赛正式拉开帷幕。

落户上海第14个年头,F1正悄然改变着不少赛车迷的生活。为爱发声,让梦起航,这一次让我们聚焦F1赛场中的两群特殊车迷,听听他们和F1的故事。

秀出好声音

赛道上,四盏绿灯亮起,比赛正式开始。紧贴赛道边的一间小屋子里,话筒上的绿灯也在闪烁不停。这是上海国际赛车场的现场解说转播室,现场比赛所有的即时信息和赛事解读,都来源于这间狭小闷热的屋子。

今年的F1中国大奖赛中,除了张海宁和北极虾外,上赛场的演播间里出现了两张陌生的面孔———来自上海的张谦和来自香港的刘忆枫,他们在之前的“锐速好声音”选拔民间F1解说牛人的比赛中突出重围,夺得了仅有的两个现场解说岗位。

距离排位赛还有一个多小时,张谦和刘忆枫却已早早来到解说间。面对平生第一次F1现场解说,两人兴奋中都有些忐忑。

张谦声音极富磁性,擅长对比赛的大势进行描述,而刘忆枫则是数据控、技术控,记忆力惊人。昨天张谦搭档张海宁、刘亿枫组合北极虾进行了现场解说。

谈到F1偶像车手时,两人也颇有默契———张谦喜欢的舒马赫和刘亿枫的偶像马萨曾是法拉利时代的王牌组合。

张谦清晰记得,自己第一次来上赛场现场观赛是2006年,正是舒马赫宣布退役的那年,“我那时还在郑州上大学,为了能在舒马赫退役前亲眼看他一眼,我特意坐火车赶来上海。因为零用钱大都花在买门票上,我只能买了站票,站了12个小时到上海。”而刘亿枫喜欢马萨则是因为巴西人身上的独特魅力,“某种程度上,他是一个悲情英雄。或许也正因为这样,才打动到了我。”作为铁杆F1粉丝,每年寒暑假,刘忆枫都会特意选择去举办F1大赛的国家旅游,参观当地的F1赛道成为行程中必有的一项。对比世界各站的赛车道,刘忆枫坦言,看来看去还是上赛道最有看点,“上赛道大直道尾端是超车最多的一个地方,比赛充满不确定性。”虽然之前选拔赛中,两人已经有过模拟解说F1的经历,但昨天正式上场前,两人还是做足了准备。前晚熬了半宿,张谦将最新F1赛场上的消息资料整理成册,刘亿枫则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下诸多比赛看点。他们说,希望通过自己的声音让更多车迷爱上F1,更多地去关注到那些并不那么有名的小车队和年轻车手,“年轻车手代表了F1的未来,我们期待车迷的聚焦更多元化。”

驶上梦舞台

比赛还未开始,上赛场一角,一场袖珍版的“F1大赛”却早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。昨天,GPKS未来之星卡丁车大奖赛在上海国际赛车场卡丁车场展开,20位年龄在7至15岁的国内小车手参与了本次比赛。怀揣着赛车梦,他们的目标正是一墙之隔的F1。

几乎所有大牌F1赛车手,塞纳、舒马赫、阿隆索等都有卡丁车赛车的历史。车王舒马赫等在功成名就之后,依然会时常利用卡丁车训练自己的细节技术。

7岁的汤乾观岳是现场参赛小车手中年龄最小的,然而,9圈比赛结束,他却牢牢霸占了儿童组冠军的宝座。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,生活中的他是个腼腆的男孩,一旦坐上卡丁车,他就成了赛道上最拼命的那个。

汤乾观岳喜欢上赛车纯属偶然。他2岁的时候就被爸爸带到了上海国际赛车场卡丁车场。爸爸把他塞进卡丁车的驾驶座上,引擎的轰鸣声把汤乾观岳吓的哇哇大哭。但正是从那次之后,汤乾观岳对汽车的兴趣却与日俱增。家里的玩具小汽车猛增到了一千多辆,每晚睡觉都要抱着一堆小车才能入眠,而爸爸开车时,他也会在旁边问这问那。于是,第二次的卡丁车之旅就顺理成章起来,爸爸采用平时“遛狗”的方法让汤乾观岳熟悉卡丁车:用一根绳拴在车上,儿子在前面开,爸爸在后面拽着控制速度。从4岁开始,汤乾观岳开始了正式的卡丁车训练。

如今,汤乾观岳已经成为中国汽联定培车手,入选的7岁以下小车手全国只有4人。

(来源:新民晚报)